针对新ETC系统收费等问题交通运输部全面整改便利群众出行

针对新ETC系统收费等问题,交通运输部回应——

全面整改 便利群众出行

“在这次撤站过程中,各地客车通行费收费标准没有调整,变化的是费额取整规则和按照实际通行路线实现精准收费;为实现货车不停车快捷收费,货车收费则由计重收费改为按车型收费,各省份也重新核定了货车收费标准。”吴德金表示,交通运输部此前要求各地核定货车收费标准时,应严格按照“两个确保、一个降低”的要求,即确保在相同交通量条件下不增加货车通行费总体负担,确保每一类收费车型在标准装载状态下的应交通行费额均不大于原计重收费的应交通行费额,实现新的收费标准对应吨位比满载吨位至少降低10%。

蒋文强:我接触的第一位出院的患者,她说她好了,今天要出院。她说我特别感谢你们,说着说着就开始流泪了。就是那一瞬间,我心想是真的能好。

蒋文强:我把手伸进饭盒底下,它下面是黏糊糊的、稠的。我伸下去的那一瞬间,心里咯噔一下,有水,完了,我被传染了。

排查系统技术问题,完善信息推送设置

绝不增加企业和百姓出行负担

有车主反映,撤站之后通行费变高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收费方式变了吗?

部分人工车道拥堵加剧、通行卡不识别、收费额显示错误;一些车主感觉收费有所提高……自1月1日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新的不停车快捷收费系统并网启用以来,系统运行总体稳定,但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1月17日,针对社会关切的问题,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德金、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交通运输部例行发布会上作出回应。

对这些问题,吴德金解释道,撤站之后,高速公路的精准计费是通过ETC门架系统分段收费进行的,即车辆每行驶经过一个ETC门架,系统就会相应计费,“系统本应在形成完整的全程扣费账单之后,再通过短信或APP推送给车主。目前出现频繁推送的问题,主要是因为系统切换前期不稳定,有时将分路段的账单推送给了客户。”吴德金表示,交通运输部已要求各地严格按照技术方案要求,完善信息推送系统设置,让公众准确及时获知相关信息。

“下一步,我们将切实提高服务意识,尽快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绝不给广大人民群众‘添堵’,绝不增加企业和百姓出行负担,让更多群众享受改革红利、享受便利出行的实惠。”吴春耕表示。

关于ETC车道出口不显示全程费用的问题,吴德金回应说,新的联网收费系统是一个离线系统,在ETC车道出口计算某车的全程通行费用时,需从沿途各个ETC门架系统中调用该车的通行计费记录,加上系统的计算时间会大于车辆通过ETC车道的时间(270毫秒),“按照‘通行优先’原则,ETC车辆‘先通行、后扣费’,新收费系统是通过短信、APP查询告知全程费用的,但在系统切换初期,两种方式落实得都不太理想。”

撤站并网之初,新的收费系统出现了不够稳定的情况,给部分ETC用户的正常出行造成了不便。“针对这些问题,我们成立了技术保障小组,组织技术骨干团队对基础薄弱和运行不稳定的省份开展指导。从升级出入口车道软件、优化收费计算模块、提高ETC门架系统识别率等方面不断优化系统,提升运行效率和收费的准确性。”吴德金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各地升级车道系统软件200余次、升级和优化费率计算模块800余次、调优客户服务APP和短信小程序30余次,“近期,我们已部署开展‘清零行动’,对系统进行再排查梳理,争取在春节前全面完成所有问题整改,推动系统运行全面向好。”

后来,他发现出院的患者越来越多,很多患者的状态也越来越好,而他在隔离病区的工作也越来越娴熟。慢慢地,蒋文强放下了心里的防备。

2月15日, “大连”蒋文强本想去长沙一趟,结果误入高铁上外地回武汉人员的专门车厢,阴差阳错滞留武汉。蒋文强说,自己当时一下车就发现问题大了。高铁站不再售票,举目无亲的他,打车打不到,酒店也住不上。于是,他上网搜索志愿者,想找志愿者来帮助自己。

蒋文强:爸爸妈妈,我瞒着你们,其实我在武汉,这么多人帮助我,我挺好的。现在武汉每天都是好几千人在治愈,确诊的病例也非常少,我保护自己也非常好。这场疫情马上就要过去了,我们一定会战胜疫情的。战胜疫情的时候,就是我平安到家的时候。

蒋文强:第二天上午 , 一个大爷的鼻子一直流血。他用纸按在鼻子上,一会儿纸就透了,他扔不准,扔到我腿上了。我当时就想,完了,这下肯定完了。护士看见我可能有点儿害怕,说帮我一起收拾。那个护士比我都爷们,没有让我去碰那个血。

当天,蒋文强觉得自己干不了这份工作,想另外找工作。但他搜索后发现,只要是招人的,都是在医院干活。蒋文强决定硬着头皮干下去,慢慢地,他克服了恐惧。

慢慢克服恐惧走向淡定

正采取措施保系统运行、保站点畅通

还有一些车主反映,在使用ETC走高速时频繁收到扣费短信,对此颇为不解。也有许多车主希望,能够实现出口“一次性结算、显示总费用”。

各地将复核标准,杜绝借机违规涨价

患者:他是大连的,他总在我这里收东西,我就跟他很熟了。他把他的经历跟我讲了,我很佩服他,真的挺好的。

小伙“大连”成病区红人

怕父母担心,孝顺的“大连”隐瞒了滞留武汉的实情。

苹果公司表示“Slofies”是“慢”+“自拍”的组合,这个术语也出现在iPhone 11的预购页面上,苹果公司在其中说道:“慢自拍,全新亮相。 在 120 fps 的慢镜头下,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变得更炫酷,哪怕只是说句‘茄子’,挥手打个招呼,或是在微风中甩甩头发,看起来也都别开生面。” 在iPhone 11 Pro产品页面上,它显示为“慢动作,自拍的新姿势”。

第四段视频则是吹风机吹拂少女秀发的慢动作场景。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要对全国所有收费站、收费车道的软硬件系统进行全面升级改造,实现互联、互通、互认。”吴春耕表示,针对系统切换初期出现的问题,交通运输系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系统运行、保站点畅通:建立交通运输部、省交通运输厅和高速公路收费站三级调度联动机制,对全国联网收费、高速公路收费站实行24小时监测,发现拥堵缓行长度超过500米的,立即启动协调机制,及时调度疏导,防止大面积堵车;认真受理公众举报投诉,对公众反映的问题线索逐条核实、处理、回复,维护高速公路使用者的合法权益。

“大连”还给自己立了一个工位,医护人员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可以到这里找他。慢慢地,大家都和“大连”熟悉起来。最开始,他只是简单写了“大连小伙等候处”等字,后来,其他医护人员在纸上添上了很多有爱的图画。

吴德金还告诉记者,为进一步提高收费透明度,交通运输部正组织相关单位开发APP或小程序,“投入使用后,公众可以直接输入起止点、行驶路线,自行查询出相应路费。”

力争春节前实现收费系统稳定运行

第二个是一名男子在洒水装置下跳舞,同时宣传 iPhone 11的防水性能。

应聘第二天, “大连”就进入了病房。对于自己第一次进病房的情景, “大连”记忆犹新。其他志愿者戴两层手套,而他戴了三层,用胶带捆得严严实实。

第三个是团体活动,其中三个女孩在充满烟雾和霓虹色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房间原来是商店里的步入式冷柜。

蒋文强:当我搜志愿者的时候,下面就蹦出有招聘的东西,上面四个字吸引了我的眼球——“包吃包住”。

因“包吃包住”成为志愿者

“随着半个多月来的不断磨合和完善,收费系统运行情况不断向好。”会上,吴春耕用一组数据介绍了撤站以来的通行情况:目前,客车的ETC使用率保持在76%左右,货车的ETC使用率由1月1日的17.04%增长到1月14日的19.65%;车辆通过出入口收费站的速度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3%;出入口日均拥堵缓行500米以上收费站的数量比去年同期降低21%,平均拥堵时长比去年同期降低10%;客车、货车通过省界的时间分别由原来的15秒、29秒降低为2秒、3秒。

就是我平安到家的时候”

吴德金告诉记者,目前,交通运输部已经部署各地严格按照技术方案,及时落实短信推送和APP查询工作,保障公众及时获知通行费额,“同时,我们也根据广大车主对出口显示费用的要求,研究制定了费用显示的技术方案,下一步将加快推动相关工作,争取尽快实施。”

第一个有一个皮肤松弛的人,他的脸从一侧移到另一侧,而斯洛菲则抓住了摇摇欲坠的人。

吴德金介绍,此前,各地通过法定定价程序,制定了相关收费标准,并在1月5日前全部公之于众、作出解读,交通运输部也已要求各地深入开展收费标准复核,“对不符合要求的,要通过降低收费标准或者差异化收费的方式落实,绝不允许借机违规涨价,增加企业负担。对大家反映的费率上涨的问题,我们将责成相关省份逐个核实、查明原因、依法妥善处置,切实维护公众合法权益。”

刚开始做志愿者的工作时,“大连”总是害怕会被感染。

蒋文强:我经常跟护士们聊天,她们一点一点教我,无论从哪个病房出来,无论碰没碰病房的东西,立马做手消,另外不要乱碰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我也一天一天去上班,一点一点慢慢积累。

在护士们的鼓励帮助下, “大连”蒋文强逐渐习惯了隔离病区里的工作。因为穿上防护服大家都一样,经常有病人把他当成医生,想要询问自己的情况。虽然不像刚开始那样害怕了,但一段时间内,蒋文强还是不太愿意和病患多交流。

撤站后,货车收费标准作了重新核定

Author: ahct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