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仿特朗普布隆伯格招兵买马在社交媒体加强宣传

中新网2月21日电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援引《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布隆伯格竞选团队目前在加州雇用数百名人员,定期在他们的社交媒体账号发表支持布隆伯格的贴文,并对他们的朋友传送关于布隆伯格的讯息。

至于检察官,法庭方面,联邦刑事案由在司法部的检察官审理;在州和地方,检察官通常称为助理地区检察官,他们与政党或组织无关,公众多不认识他们。

证人方面,在法庭上,控辩双方的律师可以召来有利于己方的证人,律师负责直接质询和盘问证人,尽管法官可以提出澄清的问题,但陪审员不能打断诉讼程序,也不能召唤证人。

耿爽表示,我们注意到有关声明,对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三党联盟重申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澄清有关不实报道表示赞赏。

专家表示,多数竞选活动鼓励支持者在社交媒体发表他们支持候选人的相关内容,但像布隆伯格这样大规模支付酬劳给个人帐户并不寻常。

有记者提问,据报道,近日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统一党/变革力量民主运动/公民发展民主联盟三党联盟公开发表声明,澄清此前台湾“外交部”网站报道该联盟成员、前总统德梅内塞斯向蔡英文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致贺系不实报道,表示三党联盟坚定奉行一个中国原则,德梅内塞斯本人从未以任何方式进行致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为了配套相关措施,竞选团队雇用五百多名“代理数字组织人员”,他们每星期工作20至30小时,一个月领2500美元。这些工作人员预计每周要通过手机简讯向多人推荐布隆伯格,及每天发表社交媒体贴文支持他。

参院的审讯中,参议员虽是陪审员,却可提出书面问题及召唤证人,甚至参议员本身也可以作为证人,不过要召来证人,最少需要51位参议员同意。

其次是陪审团。法庭的庭审是美国法治的基石,并加载宪法,被告有权选择由陪审团决定其命运,陪审团是普通公民担任,与被告无个人关系,以避免偏见。

他指出,一个中国原则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中国和圣普复交3年多来,双边关系发展顺利,各领域合作成果惠及两国人民,任何企图破坏中国圣普友好关系的图谋和伎俩都不会得逞。

参院审判中,只要三分之二多数(若全部100名议员参加表决,须为67名)就能将总统定罪。由于共和党在参院中占多数,因此定罪的可能性极小。假如特朗普两罪中的任何一条被定罪,他将自动被免职。

文件指出,布隆伯格竞选团队采用特朗普竞选时用过的有效策略,试图通过人们认识和信任的人吸引潜在选民,而非通过陌生人拓展支持者。

首先在法官方面,联邦的刑事及民事审讯是由总统提名、并由参院确认的地区法院法官主持,他们可就证据、证词,审讯时的所有争端作出裁定,最终裁定结果。

加州一名职员和《华尔街日报》检视的文件描述,一个月花数百万美元的做法旨在帮助布隆伯格在比其他候选人晚数月参加竞选后,吸引支持者。

参院的检察官不是传统的检察官,以本案为例,他们实际上是众院的七位民主党议员,全部由众院议长佩洛西指派,称之为“经理”。包括加州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纽约众议员纳德勒(Jerry Nadler),均为外界所熟悉。

弹劾审理则由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兹主持,他作出的裁决结果,只要有51名参议员(简单多数)就可以否决。

作出判决时,法庭方面,若要在州或联邦的一级刑事案中裁定被告有罪,陪审团必须一致通过。若经长时间讨论,陪审团无法作出裁决,法官可以宣布陪审团陷入僵局并予以解散。

据消息人士和华尔街日报检视的文件称,这项措施可能花费数百万美元,会在3月3日前于加州开始相关行动,随后可能拓展全美。这是亿万富翁布隆伯格迄今为止最不寻常的举动,也模糊传统竞选组织和散布赞助内容间的界线。

“我们奉劝民进党当局不要总搞这些自欺欺人的小伎俩,这样只会被世人耻笑。”耿爽说。(完)

参院的审讯由100位参议员组成陪审团,当然有自己的政治偏见,他们拥有多数的表决权,可以通过或驳回对总统的指控。

Author: ahct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