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书记来过我们家路通了人气旺了

总书记来过我们家:路通了 人气旺了

原标题:路通了 人气旺了(总书记来过我们家)——回访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华溪村谭登周家

“你看我们离得那么远跑过来,就是为了让你不要放弃自己!我们现在需要你的配合,加油!”抢救胡放的广东医疗队队员麦聪趴在他耳边说。

山高,云雾间群峰连绵;坡陡,盘山路时隐时现。小河沟上方,半山腰三间老瓦房,是谭登周住了大半辈子的家。

晚班的荆州市中心医院内,医疗队队员们正在照料病人。

抢救 | 通宵转运 生死救援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已扩散至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截至北京时间3月17日9时,国内累计确诊81116例;国外累计确诊98867例。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称,经过本次疫情,总体来看,受访者对单位的认同度有所提升,特别是大、中型企业中有更多人对单位的认同度提升。

远程办公的受访者中,有83.1%表示遇到过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工作效率变低(33.7%),接下来依次为家里网络不好(24.5%)、远程办公系统不够成熟(22.8%)、工作质量变差(17.8%)、每天工作时间更长(16.1%)等。

医疗队的队员们与当地医生一同询问病人病情。

报告还针对上班族的复工做了专门调查设计。调查显示,在受访者的观点中,主流意义上的复工是以政府有关部门和单位通知的时间为准,占比分别为43.6%和30.2%。10.3%的受访者是以自己不限场合开始工作为准,12.8%则表示只有回到单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工。

“总书记来过以后,各家各户的精气神可高了。路通了,人气旺了,像谭弟海这样回来的外出务工人员,可不少。”罗风华介绍说,前段时间组织大家去对口帮扶的山东学习,回来后不少人开了窍,以前村里就两家农家乐,现在已经有近20家了。

这座城市正迎来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现在虽然得了病,却过上了最好的日子。现在的愿望,就是再多活几年。”焦光润顺带着还打趣老伴,“今天中午蒸了渣肉。我能吃肉。他呀,吃肉消化不了,有福享不着。”

据悉,北京市消费扶贫产业双创中心自去年1月22日正式开业运营以来,线下线上销售额达到4.3亿元(带动全市2019年消费扶贫销售额突破百亿元),连接了300余家带贫益贫企业,建立了企业稳定持续的带贫益贫机制和质量保障体系,直接或间接带动帮扶地区建档立卡贫困户276693人增收脱贫;北京消费扶贫爱心卡办卡量超过60万张。中心获得“2019年全国消费扶贫典型案例奖”,成为了首都扶贫协作的重要平台和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消费扶贫基地。(完)

为了凝聚全社会力量参与消费扶贫,政府相关部门邀请商超、批发市场、电商等渠道的采购经理和专业客户前来洽谈合作,为消费扶贫进机关、进商超、进批发市场的“七进活动”提供支持;首农食品集团发挥自身运营、物流、销售等方面的优势,以双创中心为平台,构建了多维度的消费扶贫渠道网络;持有北京消费扶贫爱心卡的消费者,现场持卡消费或在建行善融商城购买扶贫产品还可享受优惠服务。

广东医疗队与荆州市中心医院、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分别共建了2家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这是集中当地最危重症病人的地方。

回家的路,是一条长长的石阶,遍布青苔,狭窄陡峭湿滑。只要天气不错,75岁的焦光润就会出门,去下面的菜地看看。看着妻子回家时手拄腰、喘粗气,谭登周却没有力气扶一把。

广东医疗队队员们准备进行一场ECMO手术。

刘湖的隔壁,是来自荆州松滋市的3床病人梅风(化名)。这一天,他迎来了一个消息——可以从ICU转出去了。

据介绍,此次消费扶贫年货大集汇集了来自内蒙古、河北、新疆、西藏、青海、湖北、河南等7省区近90家带贫益贫企业的米、面、油、杂粮、干货等1500多种扶贫产品。

在中益乡,如今还未脱贫的64户人家中,有25户是因病返贫。战胜“三病两苦”,摆脱贫困,政策兜底给谭登周们增添了信心和底气。

“这里空气稍微冷一点,我可以喘口气。”广东医疗队队员刘姚长时间在隔离病房有点头晕,她急忙找到一个窗口。医疗队队员张兴钦由于值班太久出现呕吐不适,还惦记着安慰情绪低落的病人,重新回到病房后在自己胸前写上象棋的标签,逗乐病人。

2月24日,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里,被全身包裹的广东医疗队队员张艳红晕倒了。

因为防护需要,头戴护目镜、面罩,身穿3层防护服,是医生救治的前提。“穿上全副武装的防护服,工作时就像在蒸桑拿,不仅仅是流汗,呼出的雾气甚至会形成水滴滴在自己脸上。”广东医疗队队员黎芳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政策好,也不能一天到晚躺着要。我想让媳妇也回来,开个农家乐、卖点农家菜。来年你们再来看,我家的日子就红火啦。”谭弟海右手指着小院东侧画了一个圈,“这里建个新厨房,自己烧菜,能放七八张桌子呢。”

为了让新冠肺炎患者重新自由呼吸,医护人员们把自己置身于病毒包围的危险之中。重重防护之下,同样呼吸困难。

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劳动能力还有待恢复的老谭夫妇没闲着:养5箱蜂,喂15只鸡,2分地的菜园子从没荒废过。“政策兜了底,致富还得靠自己。”

连夜阴雨后,荆州终于迎来灿烂天气,阳光洒进空荡荡的重症二区。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走出去,要有信心。春天来了,我也想出去自由地呼吸。”梅风紧紧握住连日照顾他的护士、广东医疗队队员王夏恋的手说。

住院4个月,花了近16万元,这对老谭家可是天文数字。“这么大的病,自家只出了1万多元,所以说现在政策好呢。”气色渐好的老谭,说话比以前有力气多了。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又快过去一年了。谭登周夫妇的病都好些了吗?他们的生活有没有好起来?

ECMO可以暂时代替人体心肺,为器官修复赢得宝贵时间。但众多设备和层层防护,让平常普通的CT检查,也变得困难重重。加上当地ECMO设备不足,多属医疗队从各处临时调集,出现突发状况的风险增加。难,也得做。两地医护人员对各种情况进行过多次预演。

截至3月16日24时,荆州全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院人数已达1492人,治愈率显著提升至94.8%;确诊重症、危重症人数从180人下降至9人,在院确诊病人仅剩32人,而全市已连续15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

脱贫不脱政策。再次脱贫的老谭家依然享受政策扶持。只要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家都有免费家庭医生。

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队员握紧病人的手,给予他坚持下去的力量。

新冠病毒,攻击的是肺泡细胞,导致肺部丧失换气功能,患者无法呼吸。

“他们是典型的因病返贫。对这样的家庭,政策得兜底。”帮扶责任人、华溪村驻村工作队第一副书记罗风华说,村里给老谭安排了生态护林员的岗位,又为老两口办了低保,再加上土地入股分红、养老保险等,老两口年收入能到2万元。

谭登周在县医院住院,医保报销比例是90%,而且享受“先诊疗后付费”。“要是等筹到钱才救人,那我可能早就不在了。”老谭说。

消费扶贫,一头连着贫困地区,一头连着广阔市场。姚忠阳说,通过开展消费扶贫,构建长期稳定的供销体系,将首都百姓日常生活需求与促进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结合,将会带动更多的建档立卡户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

调查结果还显示,疫情结束后,超七成的受访者所在单位不会继续采用远程办公,尤其是小微企业(80.4%)和机关事业单位(77.8%)。

准备进入ICU病房前,医疗队队员帮助同伴调整护目镜。

这里,是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华溪村。2018年3月,谭登周干活时失足坠落。这一摔,让刚脱贫的老谭夫妇因病返贫。2019年4月15日,老谭夫妇一直念念不忘——习近平总书记踏着湿滑的石阶登上陡坡,从屋外看到屋内,详察细问,殷殷嘱咐……

看病不愁,衣食住行也不愁。打开冰箱,冷藏室冷冻室都有肉。走进卧室,被褥整洁,还有台不错的电视机。

调查显示,疫情期间受访者采用远程办公进行工作较为普遍,占比为75.4%。大、中型企业受访者对远程办公的使用比例更高,分别为77.5%和79.5%。互联网行业、金融业和文娱服务行业从业者的远程办公比例均在80%以上,高于其他行业。

“人一辈子难免遇上个‘三病两苦’,这么多干部没日没夜下力气帮,还不求啥子回报,我们挺知足的。”谭登周很感恩。

出院了,还得养病。颅脑损伤、骨折、肺挫伤……恢复需要很长的时间。重体力活儿,谭登周都无力承担。患有风湿、高血压等慢性病的老伴,也扛不动这个家。

“ECMO断电了!”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现在虽然得了病,却过上了最好的日子。现在的愿望,就是再多活几年。”

“政策好,也不能一天到晚躺着要。我想让媳妇也回来,开个农家乐、卖点农家菜。来年你们再来看,我家的日子就红火啦。”

但,这次,回程路上,机器电池真出现了问题。

“人一辈子难免遇上个‘三病两苦’,这么多干部没日没夜下力气帮,还不求啥子回报,我们挺知足的。”

来自荆州市监利县的62岁病人胡放(化名)在一次家庭聚会后被感染,2月19日,病情进展为严重的多器官功能衰竭。

医疗队的队员们相互调整彼此的防护用具。

“我们和病人其实也是相互扶持、相互安慰的,他们也给我们力量。记得我第一次给他打针,都还没松止血带,他就给我竖大拇指。那时候我刚来,也有点紧张,是他给了我很大的鼓励。”王夏恋说。

和谭登周一样,小儿子谭弟海不善言辞。父亲摔伤后,他第一时间辞工回乡照料。没了工作,家里有出无进,他心里也急。

姚忠阳表示,未来,北京市消费扶贫产业双创中心将打造品牌化、标准化、规范化、市场化的扶贫产品,与教育、餐饮、休闲、娱乐等功能相结合,为广大消费者提供更加丰富、优质、优惠的扶贫产品,满足一站式的购物需求,逐步打造成前后方联动,首都市民认可,线上线下展示交易的“消费扶贫+菜篮子”的扶贫协作实体平台。

土黄色的墙上贴着一副对联:“九死一生靠政策,三病两苦有医保”,横批 “共产党好”。这是2019年春节,谭登周专门请文化人写的,但词都是自己想的。

救护 | 拯救生命 挑战极限

为了更好的治疗条件,广东医疗队队员们对一位病人进行火速转运。

28.2%的受访者表示更喜欢自己单位了,大多数人(56.9%)表示不变,14.9%对单位好感度降低。单位中高层管理者中有较多人对单位的认同度提升,比例均在35%以上,高于单位普通工作人员(24.3%)。(完)

当天23时30分,广东医疗队深夜赶到监利县中医院,为他装上“人工肺”(体外膜肺氧合,即ECMO);并与荆州医护人员合力,连夜将他安全转入荆州市中心医院。

一个月来,南方日报记者蹲守在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驻当地的多家医院重症病房,身处隔离病房,我们在被防护服保护的密闭空间里,隔着起雾的护目镜和面屏,目睹一幕幕生死抢救、千钧一发的场景,记录一个个为自由呼吸咬牙坚持的故事。

心肺没有氧气存量,一旦脱离机器,她只有20秒生命。每秒千钧。

在广东省医疗队荆州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胡放的对面,是同样使用ECMO的1床病人刘湖(化名)。

在此后的日子里,转院救治陆续展开,截至3月16日,共43名重症、危重症患者从荆州各县市区医院转运至广东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与荆州市中心医院和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共建的两个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

“来村里旅游的人多起来了,我和媳妇买了个冰柜回来,放在爸妈家卖饮料。”谭弟海说,自己没有一技之长,但有一把子力气,捡白果、采蘑菇,收些山货来卖,没承想小挣了一笔。

海拔高,山上冷。谭登周招呼我们到厨房围着火炉坐,又给灶膛里加了几把柴。火苗蹿起,照得老谭的脸红扑扑的,炉子上的小锅也“咕嘟咕嘟”冒起了水汽。

好转 | 要走出去 自由呼吸

“我们一定会坚持。”广东医疗队救治专家组组长蒋文新回应。

乡卫生院的医生每月都来家访,“治未病”。县里医院和市里的医院联动,让患大病的村民能得到及时救助。

而这一天,就要到来。

20日凌晨,监利县气温只有3摄氏度,寒意阵阵;但医护人员火速穿戴防护服、装上并运转ECMO、转送病人上救护车,累得满头大汗,汗珠模糊了他们的护目镜。这一场通宵救援,完成了国内第一例危重新冠肺炎ECMO长距离转运。

“快摇!快推回去!”

“从七八米高的地方摔下来,眼前一黑,就啥子都不晓得了。”谭登周睁开眼睛,已是10天之后。

“锅里是啥?别煳了。”记者问。

这份报告由零点有数发布,本次调查主要关注了与疫情相关的公众心态,以及疫情对就业和工作方式的影响。此次调查覆盖31个省区市,完成有效样本4850个。

几秒钟之内,护送患者做CT检查的12位医护人员迅速明确了最优方案:麻利地接上手摇泵,轮换着用手摇泵驱动膜肺给患者供血,终于将她安全运回ICU病房。随着仪器上频繁闪烁的红灯变绿,数据逐渐远离警报范围,所有人长吁了一口气。

这份调查报告还推算:“经粗略估计,疫情期间,全国网民中约有1.6亿人进行了在线工作会议、1.9亿人进行了线上娱乐、1.5亿人参与了线上教育培训、2.4亿人进行了线上购物。”

治疗 | 克服万难 绝不放弃

为了让新冠肺炎患者重新自由呼吸,医护人员们在重重防护之下,同样呼吸困难,这是他们拯救生命的代价。

谭登周把锅端开,“摔了以后,胃一直不好,罗书记跟市里的医生给我搞来的中药。”

“这个病人不要放弃。”钟南山院士与广东援荆医疗队进行远程会诊时,就曾专门叮嘱医护人员。

很多医护人员“全副武装”进入病房后,缺氧、大汗,快的10分钟就会有反应。但更大的挑战是,他们要在这种状态下,对病人的情况作出敏锐反应、细致应对。这其实在挑战人的生理极限。

陪伴相守,医患双方都在为呼吸自由顽强斗争、咬牙坚持。

CT结果有效帮助医护人员完善对患者的救治方案,更有效地开展治疗。目前,广东医疗队和荆州医护人员合力,已在全国率先完成3例ECMO病人CT检查。

针对疫情期间民众的“线上时间”,调查显示,75.4%的受访者使用了远程办公,31.7%使用过线上工作会议,46.6%使用过线上购物,36.2%使用过线上娱乐,28.2%使用过线上教育培训。

Author: ahct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