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疫情防控北京教育系统启动《老师请回答》

“在战胜疫情的过程中,我相信教育是不会缺席的,我们一起加油。”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在参加《老师请回答》大中小学生同上一堂课特别节目时表示。

1月26号,北京市发出通告,决定全市大中小学幼儿园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为加强在家学生思想教育和心理疏导,向学生讲清楚延期开学以及不离家、不返校的必要性,指导学生在家期间的学习生活,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联合北京电视台推出了《老师请回答》大中小学生同上一堂课特别节目,首期节目播出后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2020年1月25日,渡口停摆,船只被锁在了对岸的王店子村。尹家河村这头新修了一间板房,作为值班室。小屋的门正对着渡口,挂的牌子上写着“治安检查卡口”。屋里陈设简单,除桌椅外还摆了两张上下铺,一台空调,一个盛放84消毒液的水盆。

王学峰也开始提防有人偷溜上冰。十多天前,他看到一位认识的王店子村村民站在冰面上,“我喊他回去,他说我站在河北界内,没上你北京市去。”王学峰一看,他还真没跨过河道中心线,“我说那也不行啊,现在疫情,你不能过来。”两个人隔着老远斗了会儿嘴,村民扭头回去了。

“中医药抗疫临床成果在海外得到认可,是促进中医药走出去的大好机遇;同时更应推动其在国内注册上市,进一步造福国内民众。”黄璐琦说。

探亲访友是渡河的一大目的。尹宝利回忆,过去,有王店子村人嫁到尹家河村来,就会物色身边单身男女,给老家的亲戚朋友牵线做媒。几代人下来,尹家河村有一半的家庭与对岸沾亲。两村说着同一口方言,关系与邻里无异。有的老人坐船到对岸,只为和老友杀两盘棋。

村民们已说不清摆渡到底始于哪年,但根据流传下来的摆渡人故事,估算渡口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

守河第一天,尹宝利先后拦下了几十名钓鱼客,“最远的是从河北唐山来的,就为了来这里钓鱼。”钓鱼受阻的来客们倒也通情达理,抗争几句,抱怨几句,便驾车回去了,没有不听劝的。

传统优势面临新挑战,中医药“精华”如何传承?

尹宝利今年70岁,看着河水流淌了70年。他对潮白河的温存记忆,令有些枯燥的守河工作亲切了几分。采访这天是1月25日,尹宝利在谈话间隙蓦然发现,潮白河已封河整一年了。

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中医扮演何种角色?

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考中,交出了一张优秀答卷。不少专家表示,未来面对重大疫情,中医药仍应尽早全面介入。

一月中旬,潮白河上游放水,冰面抬高,沿岸两侧随之出现两道狭长的“护城河”。不少村民猜测这也是防疫手段之一,让人走上冰面变得更加困难,同时也防止渡口停泊的船只在冰里冻坏。

他们的身后及对岸,两个地处京冀交界地的村庄也运转了起来,村口设卡、村内巡逻、控制外出,一样没落下。

除了渡口外,尹家河村还有长达1.4公里长的河岸线。这是村里社区保安的巡逻范围。

新京报记者 海阳实习生 牛清妍

寂静的夜里,尹宝利只听见潮白河冰块破碎的声音悠长深远,“咔嚓嚓,哗啦啦……”

通13路公交车向东笔直行驶,道路的尽头是终点站尹家河村。这里是北京的东部边界,与河北香河的王店子村隔潮白河相望。一艘摆渡船往返其间,将两地的生活连接起来。

今年初,尹家河村的村口安装了电动道闸杆,以及人脸识别系统。本村村民可以“刷脸”通过,外来访客则要在两名“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引导下,扫健康码或登记进入。

物质匮乏的年代,水面不到现在一半宽的潮白河承载了尹宝利的童年。读小学时,他夏天逃课去河里游泳、捉鱼,看了《林海雪原》后,觉得滑雪特别帅,冬天就自己动手在木板上钉钉子,去潮白河上“溜冰”。如今,溜冰鞋变得常见,但溜冰的人不见了,“现在孩子玩的东西太多了,手机上什么都有。”尹宝利很感慨。

中药审评审批要加速,疗效评价是绕不开的难题。“中药应当通过循证评价来彰显自身价值。”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说,应在尊重传统医学理论的基础上,将中药理论中的精华与现代医学评价方法相结合,充分利用现代科技为传统赋能。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邀请重量级专家参加《老师请回答》大中小学生同上一堂课特别节目的录制,为师生提供权威的疫情防控和教育教学的信息,第一期节目“延期开学政策权威发布”就分别邀请到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校长邱勇、史家教育集团校长王欢、育英学校校长于会祥、北京协和医学院(分数线,专业设置)基础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单广良参加节目录制。第二期邀请北京儿童医院、北大人民医院等知名医院的知名医学专家讲解“青少年疫情防控指南”,第三期、第四期节目将邀请专家分别聚焦疫情中的“最美逆行者”和学生宅家心理疏导。

王学峰看到过一百多人同时垂钓的盛况。直到今天,冰面上还能看到成片的小黑点,那是钓鱼客用电钻或手摇钻头打出的小洞。

今年过年,赵雅丽打算打视频电话给母亲拜年,还想从视频里看着妈妈吃饺子,排遣一下思念之情。

当时,是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的第二天,全国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30例,一场风暴正在袭来。位于北京东部边界的西集镇也加大了防疫力度。

起初,渡口的执勤工作交给村里年轻人来做。后来随着复工复产,年轻人外出上班,便由村里上了岁数的老人轮班。每班1人,三班倒值守,主要任务是防止有人偷渡过河——即使渡口停了,许多村民家中也有渔船。

尹宝利将自己接过值守渡口工作的动机解释为“爱好”,“我是河岸边长大的,愿意在河岸边待着。”

在老一辈人口中,尹家河村的年味一年比一年弱。流传下来的那些过年风俗,如门前撒芝麻杆、磕头拜年、放鞭炮等都不再时兴。讲究点的村民,大年初一串门拜年时还会作个揖。如今由于疫情,多人聚集的行为也可能受限。今年或将成为年味最淡的一年。

尹宝利的女儿在丰台区生活,离大兴区比较近,他要求女儿得到许可再回村里过年。去年春节,尹家河村也限制了亲戚走动,尹宝利买来的猪、牛、羊、鱼全都剩下了,最后只好一个人闷头吃完,小孙女都担心他撑着。

一场疫情,让从不停歇的渡口关停了,也让家门前熟悉的河流成为抵御病毒的第一道屏障。河北疫情暴发以来,尹宝利和其他5名村民一起,2人一班,24小时无间隙地守在渡口。

除此之外,他还要把走到冰面上的村民劝回去,“几乎没有,要有也是村里的小孩子。”尹宝利从没见过对岸的人偷偷踩冰过河,“我们不想他们过来,人家也不想我们过去。”

工作枯燥而劳累,主要内容为防火防盗,疫情出现后,又增加了一项,提醒村民戴口罩、少聚集。王学峰每天都能走几万步,数不清要在村里巡逻多少趟,只知道必须把脚步放得很慢,缓缓踱着步子,“否则第二天脚会又肿又痛。”

《老师请回答》大中小学生同上一堂课特别节目共分为四期:第一期:延期开学政策权威发布;第二期:青少年疫情防控指南;第三期:疫情当前谁在逆行;第四期:学生宅家心理疏导。四期节目从2月3日期,每周一、周二晚间在北京卫视播出,全国的电视观众都可以观看。

此前,他在村子西边的进村口执勤。自一月初河北疫情暴发后,尹家河村加大了防控力度,渡口前的岗哨从1人1班增加到2人1班。村里也增派了志愿者进行巡逻。

在抗击疫情中,除了古代经典名方优化创新而成的中药方剂,不少传统中医疗法也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如何将中医药“宝库”的更多“精华”传承下去?

第一期节目得到了北京和全国电视观众热捧,收视率超过同日播出的《北京新闻》和北京卫视品牌节目《养生堂》,观看推及人数超过2.37亿,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综艺话题榜第二位。

2019年,王学峰通过考试,获聘成为社区保安。每天7时30分,他和搭档开始巡逻,两人将村里大小街巷全部走过,包括整条河岸线,然后再一遍遍重复这一过程,直到17时30分下班。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加快构建中医药理论、人用经验和临床试验相结合的中药注册审评证据体系,优化基于古代经典名方、名老中医方、医疗机构制剂等具有人用经验的中药新药审评技术要求,加快中药新药审批。

尹宝利或许要在渡口的值班室里度过春节。好在最冷的时节已经过去,他只需轮流和搭档外出站岗,剩下的时间在空调房里玩手机、看小说。如今已经看不到钓鱼客了,他有信心守住潮白河。

在抗击疫情过程中,由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院士团队在古代经典名方基础上研发的中药,近日已获得阿联酋卫生主管部门认可,被列为紧急注册用药。

一月初,河北石家庄出现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环京地带的防疫工作随之紧绷了起来。尹宝利就是在这时候开始值守渡口的。

除了进入,村民的外出也受到一定限制。快递送到西集镇上,村委会干部开车统一取回来,再逐一打电话通知村民来取。同时,替腿脚不便的老人买药的工作也被村干部一并揽下来了。村委会干部赵雅丽考虑着,视疫情发展,如有必要,村委会还可以承担起采购年货的工作,尽可能减少村民与外界的接触。

中日友好医院中医部主任张洪春认为,应建立健全中医中药早期参与重大疫情防控体系的体制和机制,重视中医药参与新发传染病人才和基地建设,形成平战结合、临床科研结合、中西医结合的平台,以便在疫情发生时能够及时开展因地制宜的中医药诊疗规律和方案研究。

赵雅丽的娘家在王店子村。渡口关闭后,需要驱车十多公里绕路回家,河北疫情暴发以来,她索性打消了回家省亲的念头,如今已经三个月没回娘家了。

2020年1月24日,正值除夕夜,尹家河村村委会主任王学森接到上级单位电话,要求在村口设卡,并逐户摸排村中外来人员。任务来得太快,他询问上级,明天再做行不行?得到的答复很干脆,“不行。”

据悉,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北京市委市政府疫情防控工作统一部署,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还在首都高校组织了开展“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大学生在行动”网络主题教育活动,教育引导大学生以实际行动积极弘扬正能量,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做出应有贡献。同时,北京50余所高校开通了网络心理咨询热线,开展一对一心理支持服务,搭建高校网络心理支持和互助平台,了解学生心理状态,为学生提供疫情防控期间网络心理咨询服务,开展网络心理健康宣传教育,做好远程心理危机防控干预等工作。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医药传承研究有望突破瓶颈。”徐凤芹表示正在承担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面向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传承的关键技术和应用平台的系统化研究”,预期构建名老中医临床医案隐性知识大数据信息资源库、研发开放式智能化中医传承信息管理系统以及辨证论治临床辅助决策系统,建成具备传承、研究、青年医师培训及社会大众服务等多功能的中医传承服务平台。

让抗疫成果惠及民众,中药审评审批如何提速?

值守工作也得到了技术手段的帮助。2019年下半年,尹家河村的渡口增设了一组监控探头,监控区域覆盖渡口周边。这套设备还可对进出渡口的人员进行人脸识别,并与公安部门联网。如今,这一技术手段用以防止“偷渡”行为。

一夜之间,河面再度封闭了。去年12月底,同往年一样,冰面冻到30厘米厚,便宣告冰钓季的开始。之前疫情缓和的时候,钓鱼爱好者们在小马扎上一坐就是好几个钟头,饿了就用方便面和小点心充饥。两岸的值守者默许他们上冰,但禁止跨河到对岸去。

“疫情下中药的研发,也给改革中药审评审批机制带来一个很好的机会。”黄璐琦表示,在疫情下,中医药理论、人用经验、临床试验三者正好能够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徐凤芹认为,由于缺乏精准的数据挖掘技术、管理规范和应用平台,大量名老中医专家的学术思想和经验难以得到有效传承,许多独具特色且疗效显著的诊疗技术方法濒临失传。

长春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冷向阳认为,中医院应急体系建设是中医院能否再参加重大疫情防控、发挥重要作用的一个关键环节。当前,中医院急诊急救、发热门诊和传染病病房建设等方面亟待加大投入。

在西医药体系中,药物注册、国际互认离不开动物模型构建。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秦川认为,中医药领域如果建立了自己的动物模型体系,就会成为打通中西医、中西药在整体与微观、系统辨证与分子机理、中药方剂与靶点药物等方面差异的桥梁,从而促进中医药的国际互认。

Author: ahctn.com